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史上最惨男主是怎样的?一集之内死九次,《琉璃》十世虐恋太狠了

发布时间:2020-10-21 19:02    来源:济南法学会

字体:

原标题:史上最惨男主是怎样的?一集之内死九次,《琉璃》十世虐恋太狠了

今年暑期古装仙侠偶像剧,《琉璃》必须拥有姓名!自8月6日开播以来,《琉璃》热度不减。开播首日便占据猫眼网剧实时热度榜第一名,到8月26日也始终能维持在猫眼全网热度榜第四名,一路高开高走,足以证明此剧不凡。

在第27集,传说中的十世虐恋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每一世两人身份都有变化。基于不同身份,导演在短短几个镜头的发挥空间里给每一世都塑造了较为鲜明的人物性格和引人入胜的故事走向。唯二不变的是男主的痴情和为爱而死的结局。短短一集仿佛看了十部言情,观众脑补不足,在线求注水,要求导演一世拍一集。接下来,高能再现禹司凤的九种死法。

第一世:琴师和舞女

琴师悄悄爱上青楼舞女,努力攒钱想要为其赎身。舞女却是被奸官谋害的忠臣之后,身负灭门之仇,借用舞女身份进入仇家府中灭其满门。琴师为帮助舞女脱身替其顶罪,临别立下一生豪赌“我赌你会不会把我记在心里”。结果一赌就赌了九世性命。

展开全文

琴师果然被抓。刑场上他远远看见路边马车上舞女身着素衣,撩开车帘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琴师被按倒在行刑台上,倏忽间刀起头落,泪流人亡。

第二世:信王和女帝

信王起兵造反,围困皇帝。被遗弃在冷宫的废后之女敬元公主将皇帝一剑刺死,成为皇室唯一正统继任人。信王凭借手中权势拥立敬元公主继位新帝,兑现曾今的承诺“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女帝多疑,深以为人心难测。信王在外一呼百应党羽众多,是为帝王治国之大患。女帝亲制一杯毒酒,要信王在朝中大臣与自己性命之间做个选择。信王惟愿女帝以后能信可信之人,不至坐拥江山无边孤寂。爱而不得,信王将毒酒一饮而尽,当场毒发吐血身亡。

第三世:医师和巫女

巫女身患眼疾,继任巫女后无法习巫术则会被火祭。医师为救巫女用禁术将自己的眼睛换给了巫女。为了他们使用禁术之事不被发现,医师远走他乡自行了断,答应巫女今生今世两人生死不见。

第四世:异族杀手和异族杀手

杀手相逢,都身负重责,两人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水牢之中一番比试,两人双双把刀刺向对方。靠近之时,男杀手调转刀把,刀柄相向,女杀手却将锋利的刀刃刺入对方胸膛,男杀手瞬时倒地身亡。

第五世:除妖师和女魔头

除妖师对女魔头穷追不舍,最终用绳索困住女魔头。除妖师耗费一身真气除去女魔头一身戾气,只为她死后不会被戾气所困得以安然。女魔头戾气得以消除甩身离去,除妖师真气耗尽吐血身亡。

第六世:画师和锦衣卫

画师和锦衣卫本相交多年,锦衣卫却为找寻宝图对画师严刑逼供。画师不知寻宝图去向,只在牢中画下多张锦衣卫画像。锦衣卫将画师所绘画像扔向空中,一刀斩断,也将画师砍死。

第七世:师兄和师妹

师兄妹比武以此争夺掌门之位。师兄只用五成功力相对,师妹却招招全力以赴,眼中只有输赢。师兄从未想过与师妹争夺什么,任师妹的剑插入自己心口,只叹一句“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师妹将剑拔出,师兄倒地身亡。

第八世:将军和亡国公主

落难公主打扮成宦官逃乱,将军紧牵着她的手一路护卫,伤痕累累。到精疲力尽时前后遇敌,将军将前路贼人斩杀却不幸被身后贼人偷袭。将军回头望着公主,手缓缓地从公主的手上滑落,满怀牵挂地倒地身亡。

第九世:掌门和女刺客

刺客被组织下毒,组织以解药和性命为要挟控制刺客为其卖命,帮助组织完成刺杀任务以收取雇主酬金。刺客领命刺杀掌门,以朋友身份接近掌门,掌门却视刺客为知己。刺客偷袭掌门被掌门拦下,掌门知道刺客刺杀失败会毒发身亡后甘愿握剑刺向自己。

第十世就是该剧的主线——少阳派掌门次女褚璇玑和离泽宫少主禹司凤啦。女主因天生六识残缺不懂情爱,从第一集相识起就开始狂撩男主。司凤明确自己对璇玑的爱慕之心后痴心守候却迟迟得不到璇玑的回应,反而在一次次帮璇玑脱险的过程中屡受重伤。每一集男主不是在吐血就是在吐血的路上,网友调侃史上最惨男主,全剧组的道具血都要被男主吐光了。

每一世男主死后女主都要用血在男主眼角点一颗痣,或许正是这血痣指引男女主每世都能相遇。”超级赌徒“和”点痣大师“的爱情又甜又虐,入坑的小伙伴们准备好眼泪和纸巾吧。文/易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徐峥:去影院依然是独特的体验

  • 并非46亿年?其实地球比大多数人认为的要年轻……

  • 母婴行业受消费群体影响迎变革,线下打造体验式购物

  • 第八届“创青春”陕西省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开赛

图文推荐

  • 第八届“创青春”陕西省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开赛

  • 《徘徊:公元前的庙堂与江湖》写作后记:躬下身子,做一个谦卑的拾麦穗者

  • 张翼:讲好中国故事,创作者目前需要更多的突破与创新

  • 《徘徊:公元前的庙堂与江湖》序:比司马迁早800年的那部《史记》,告诉我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