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现代工人报社》社长张川耀看望远征军老兵韩灿如

发布时间:2020-08-10 19:14    来源:济南法学会

字体:

原标题:《现代工人报社》社长张川耀看望远征军老兵韩灿如

关注

祖国70华诞前夕,我们一行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去看望忠县籍中国远征军老兵、百零七岁的韩灿如老先生,送上从忠县走出去的,全国著名书画家巴山先生专署的《炎黄精英》书法作品和慰问品。

展开全文

韩老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记忆清晰,他向我们讲述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发生后,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尽管军民顽强奋起、以血肉之躯殊死抵抗,但极贫极弱的中国,终因军队武器装备太差,缺乏训练有素的部队,大片河山迅速被日本侵略者贱踏、占领和吞噬,数以万计的军民惨遭侮辱杀戮。他反复強调落后被人欺、国强才受人敬。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后期, 灿如先生从忠县考取重庆三立职业学校,毕业后在重庆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安定的生活环境。看到国府被迫西撤,把重庆定为陪都,数十万难民、知识精英和机关、学校、工厂、科研单位、数万吨机器设备、档案国宝,从全国各地潮水般拥进重庆。

国破家亡的怒火点燃他报国从戎、誓灭倭寇"还我河山"决心,具有高中文化的他,入伍后受到部队重视,把他送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训练班第六期受训,作为指挥官栽培,短训毕业后又转铜梁安居黄埔军校14期学习。

长沙是西南各省重要屏障,中日在湖南都投入精锐对垒攻防,敌我硬拼死磕,双方皆损失惨重。日寇武器装备精良,军队训练有素,天上有战机、陆上有坦克、后勤有保障,夏有单衣冬有棉服,脚上穿着大头皮鞋,缺粮就抢中国民众。而国军将士大多四季一套服装,冰天雪地穿着布鞋甚至草鞋,常常食不裹腹,再没吃的也不能抢老百姓,与日寇对垒拼命的弹药也不能足额保障。所以说三次长沙拉锯保卫战(也叫“长沙会战”)在敌我装备、后勤保障极其悬殊的情况下能坚持两年半,这完全是当时的抗战奇迹。

  长沙保卫战国军大量减员,黄埔十四期学员还未毕业,绝大部分便直接补充到前线郑洞国等部,战斗异常艰苦残酷、血腥惨烈,成连成排的战士在与日冦拼杀中阵亡。韩老先生个头小、文化高,由于他机灵点子多、军事素质相对较好,在战场上避免了不少无谓牺牲,官兵都喜欢他,给他取了个“川耗子”的绰号。

韩老神情凝重地说,他是多次在敌人枪林弹雨下,从死人堆里爬出,由少尉见习参谋迅速擢升为少校营长,我的领章、官阶是朝夕相处的战友牺牲时用鲜血染红、身躯垒高,我能活到今天,是他们为我挡了枪子,讲到这里韩老泣不成声,从干涸的眼眶中流出已经不多的几滴浑浊泪水。

为了保存实力,也为了履行太平洋战争爆发,中美英达成的开辟南亚战场协议,中国统帅部决定放弃长沙,在郑洞国率领下,1942年底,韩老所在部队在昆明巫家坝机场乘坐美国运输机抵达中国远征军印度蓝姆伽基地。他说我们这批衣衫褴褛、脚穿草鞋、肩杠中正步枪的军人,按中国战区统帅部参谋长、中缅印战区司令官史迪威将军要求和部署,立即换上崭新的美式服装、美国枪械、吃美国军人一样的伙食,在300多名美国军事顾问高强度体能、丛林、河谷、野战训练下,战斗力迅速提升,1943年3月,正式命名为中国驻印军。

韩老参加“密支那战役”后,调中国驻印军第14师参谋处人事科,任少校副科长,为此经常见到史迪威将军和顾问团的人。他说史迪威将军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前线和蓝姆伽基地我曾多次见他,口刁烟斗、腰佩左轮、副驾坐上放着卡宾枪,驾驶着美式吉普风驰电掣往返前线和基地,弄得他的副官、警卫、随行参谋和部属很被动,常常不打招呼就跑到作战前线。他一口中国话讲得很好,最喜欢站在敞蓬吉普车上讲话和看训练。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史迪威将军讲话是,告戒美国军人不要和中国官兵发生冲突,他说他们打起架来是不要命的。

战斗力得到迅速提升的中国驻印军,为雪“败走野人山”之耻,远征军热血官兵在“胡康河谷”、“东吁保卫战”、“斯瓦阻击战”、“仁安羌解围战”、“东枝收复战”、“捍卫史迪威公路畅通”等战斗中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蒋介石嘉电中国驻印军称“中国虎”。1945年3月,中国远征军攻克缅甸乔梅,彻底瓦解日军的战略优势和对南亚威协,与英军胜利会师,中国远征军任务宣告完成。

韩老所属的这支清一色美式装备、经严格训练和实战考验的部队提前凯旋归国,驻在云南沾益,经短暂休整,春节刚过便接到命令紧急驰援湖南怀化友军,参与已近尾声的“湘西会战”,也是抗战时期正面战场上最后一场恶战。 此时,美军已开始向日本本土逼近,史迪威公路贯通美援物资畅通无阻进入西南,迅速装备了36个美械师,有生力量的投入,打懵了日本人,侵华以来从未遇见战斗力如此强悍的“铁军”,在芷江陈纳德飞虎队的配合下,彻底挫败日军,夺得“湘西会战”全胜,从此中国军队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

日本宣布战败投降,韩老所在部队经历8月21日芷江受降后,被紧急空运到南京,负责社会治安、接管日伪机关、准备受降事宜。此时已经升任14师军械处中校主任的他,被临时抽调到受降筹备处任联络官,见证了1945年9月9日9时,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日本侵略军“酋首”冈村宁次,低头双手向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代表、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何应钦,呈送日本天皇签署的投降书。韩老至今还清晰记得74年前当即吟咏的一首五言诗,一口气背给我们听:少年存壮志、印缅留蹄痕、欢歌815、南京日叩头。

韩老最后说,中华民族的振兴崛起、世界扬眉不易,这是千千万万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欣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和千载难逢的盛世,我们要珍惜当下,为伟大复兴而继续奋斗努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野猪》:浅谈电影中的视觉表达

  • “鼠”不尽的精彩《部落冲突》新春活动回顾

  • “鼠”不尽的精彩《部落冲突》新春活动回顾

  • 【星连文学社】广东诗人张立标:鹧鸪天.新年宅家有寄(外二首)

图文推荐

  • 【星连文学社】广东诗人张立标:鹧鸪天.新年宅家有寄(外二首)

  • 寒假每日一练模拟高考作文预测题:当蝴蝶穿过两岸光阴

  • 【庚子新春】书画名家贺新年网络祝福展——张慧中

  • 大洋演唱版:我是飞过大海酒醉的蝴蝶,你是守望星辰的桥边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