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唐河县源潭镇:陌上花开 等你归来——写给驻村女第一书记的一封信

    央广网南阳9月18日消息(记者 汪宁 通讯员 张羽)这是一位丈夫写给驻村扶贫三年的妻子的一封信。2017年11月,彭叶作为南阳艺校派驻唐河县源潭镇蔡庄村第一书记,也是南阳市116名市派第一书记中“五朵金花”之一,开始投入脱贫攻坚战。三年来,彭叶舍小家顾大家,讲奉献敢担当,以“谁说女子不如男”的拼搏精神,带领蔡庄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群众评价说:“想着来了个银环,谁知是个花木兰!”她也先后被授予“河南省巾帼建功标兵”、南阳市“优秀驻村第一书记”、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并入选南阳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先进事迹报告团。在2020年教师节和儿子十八岁生日来临前夕,丈夫张羽撰写了《陌上花开,等你归来》一文,纸短情长,表达了对妻子深深的爱、理解、支持和思念。此文代表了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广大党员干部家属的共同心声,读后令人感动。   亲爱的叶:   见字如面。   你驻村扶贫将满三年,明天是教师节,也是儿子的生日,今晚想和你说几句心里话。   从同窗相知到步入婚姻至今,整整三十年,我以为我足够了解你。可三年来你的一次次蝶变,还是让我一次次刮目相看,更加知你、懂你、敬你、爱你,也更加庆幸能与你相约到白头。   还记得2017年那个秋高气爽的傍晚,我俩牵手在白河畔散步,迎着美丽的落日余晖,你犹豫着对我说:“校领导今天找我谈话,准备派我去驻村扶贫,你怎么看?”我当时没太在意,还冲你开玩笑:“这走路都得我牵着,还能去扶贫?”虽然明知在单位里,你是独当一面的一员干将。   驻村扶贫的事终究还是定了。赴任那天,我实在不放心,跟着校领导去送你,结果一到唐河就闹了个大笑话,县委组织部长询问家属有啥要求,我不假思索直接来了一句:“一定要确保人身安全!”惹得众人大笑,我们都在市区出生长大,我还以为你要去的贫困村是蛮荒之地呢。等到了村部,我对你的居住环境实在不满意——大平房、屋里潮湿有裂缝、墙体掉灰,上厕所得横穿院子,而且院子前头有个牛棚,虽然天已秋凉,但那让人难闻的牛粪味儿还是一股一股飘过来,我一个大男人住着估计都难适应,真不知你是怎么习惯的。   对于留守丈夫的“五天四夜”生活,我刚开始还挺新鲜,距离产生美嘛!可过了一个月、两个月,感觉就不对劲儿了——家里少了主妇,最切肤的体会就是太忙了!每天跟个“陀螺”似的,凌晨一大早就起来做早饭,安排好儿子,上班之前还要把午饭预约好,下午上班也要把晚饭预约好,不然来不及呀!你偶尔回来,说我爷俩把家里过的跟“猪窝”似的,我嘴上不说心里说:“俺爷俩没饿着就不错了,再说结婚前也没说让我打扫卫生呀!”如今回想起咱爸和儿子相继生病住院的那俩星期,真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驻村头一年,你经常忙得双休日也回不来。一打电话,你不是在填报表、整材料,就是在走访贫困户、迎接各种检查,难得回来一趟,你进门倒头就睡,醒来又该回去了。刚开始,儿子还会问:“我妈妈呢?”后来儿子说:“妈妈现在对贫困户比我都亲。”慢慢地,村里的情况摸熟了,工作也就绪了。可是,活儿还是多得数不过来。那个时候,我们通电话,你的话题大多都是关于蔡庄——村里通自来水了,电网改造了,新修了6500米的路,扶贫车间项目落实了,村干部国立哭着说不干了,你给他发信息开导鼓励,给村里孩子办国学小讲堂,春节前筹备蔡庄村晚……时间长了,我也成了“蔡庄通”。   你驻村这三年,儿子从面临中考到如今面临高考,你从有规律的寒暑假期到完整过个双休都难。我这白天忙忙碌碌的也就算了,但每到晚上听邻居家传来锅碗瓢盆交响曲,再看看我们城乡两隔形单影只,那种滋味就别提了。可是这三年,我也跟着你确实收获了许多,亲眼看到贫困户老郭替考上大学的闺女送上为你精心画的画像,亲耳听到狄镇长、全体村干部和村民们为你合唱的“祝你生日快乐”歌。疫情期间,你多年前的学生因你为蔡庄村捐赠防疫药品,村里的白明肆大叔被县里评选为“脱贫示范户”还上了河南电视台的新闻。尤其是防疫高峰时,你在村中一个月回不了家,我腰疼得下不来床,全靠儿子撑起了家中的饮食起居。他这份不同于同龄孩子的独立与自信,不也源自这三年的锻炼吗?今年生日,我专程带爸妈和儿子去蔡庄和你一起过,看到村里两个扶贫车间机声隆隆产销两旺,看到即将建成的五千平米气派的羊肚菌种植大棚,看你谈起村里新产业展望谋划新发展时喜笑颜开的眉眼,我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媳妇,发现你越来越美。任岁月流转,步履匆匆,虽人到中年,但有爱、有努力、有付出的日子,越过越有精气神!   亲爱的叶,这三年收获不少。可扶贫路上的惊险,你也让我跟着惊吓了一回又一回。2018年初那场大暴雪后,小洋开着面包车带你返村,走到路上车打滑,一下冲到路对面,差一点侧翻,你们也够心大的,定定神,看车能发动,又接着开去村里忙活了。还记得2019年清明节的前晚吗?我在家等你回来,电话响了:“车在高速路上爆胎了!”唰!我一身冷汗可出来了,艰难地咽口唾沫,尽量以平静的口气询问情况,幸好你稳住了方向盘,车上三人都没事儿,交待你车靠边、打开应急灯、架好三角架、人到护栏外……唉,那一幕,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这三年,咱家的“大菲”行程八万里,修修补补都记不清有多少回了,不过暗自庆幸的,还是你平安无事。 ...[详细]

1/2